參加法會後,我們的心願終於滿願

弟弟是糖尿病患者,幾年前雙眼失明,耳朵重聽,我們向市政府承辦的單位申請盲人定位老師,但都沒得到很專業的幫助,承辦人抱著應付的心態處理我們的案子,後來還主動給我們結案,在 觀音菩薩慈悲加持下,11月初的時候我們等了一年多沒結果的盲人定位老師從台北降落到我們家了!

弟子要好好的利众把佛法推广到家乡去

法会刚一开始,主法金刚上师 恒性嘉措仁波且要弟子们放轻松,我就马上得到加持,脖子就不由自主的摇晃,接下来是腰,再来是双手不停的从上至下从左右不停的摇动,整个身体都得到大加持,大调整,当天我的腰痛得很严重,还需要穿上束腰,但法会完,腰完全不痛了。我还记得有唱歌,有跳舞,整个法喜充满。

今生更要把握因緣精進修持了生死

真的很感恩佛陀師爺 H.H.第三世多杰羌佛降世,為末法時期的眾生,帶來正確無偏的佛法法義,以及讓人可以親身感受的佛法力量;感恩 金剛上師以自己所學得的佛陀身教、言教,無私的教育我們,讓我們在修行學佛的路上,可以做到真正的依教奉行、不錯因果;感恩 觀世音菩薩在法會上的加持,增益了我的善業功德,推移了我的惡業,消除了我的宿疾。我今生一定要把握如此得來不易的因緣,精進的跟隨著 金剛上師,好好修學佛陀師爺傳授的如來正法,早日成就菩提,荷擔如來聖業,讓更多眾生能脫離輪迴的痛苦。

我參加觀音大悲感召加持法會的真實受用與心得

經過這幾場法會,不論是擔任義工或是單純的參加法會,我都有所受用,我感恩 觀音菩薩給我的加持,尤其第四場法會讓我體悟到,如同佛陀師爺的開示,以及 金剛上師的諄諄教誨:佛菩薩很慈悲,希望每個眾生都能到佛國,可是帶著滿身的黑業,是進不去的。在四場法會中,有三場我都擔任法會的工作人員,只有一場是純粹以信眾的身份參與,但每一場我都受到了不同覺受加持,也見到了殊勝的景象,雖然有很強的拉力把我往上拉,但是身體的沉重感、束縛感依舊在,正如同我參加了法會,受了加持,但是若不是自己真正的開始真正學佛,真正把行修好,精進的修上師傳的法,渾身的業力只有把自己拉入輪迴。

觀音大悲感召加持法會圓滿 我亦法喜充滿

法會圓滿之後,我坐在高雄的街頭,陽光非常溫暖卻不炙熱,腦海中出現了一句話:「願佛光照我,滅生死樂苦」佛法的光輝遍滿虛空無邊無際,不曾消失,是我自己煩心,造作心裡煩惱念頭,以致光明進不來,懺悔呀!上師開示:害羞不敢分享就是犯愚痴!天呀,我已經太愚痴了,不能再多犯一項,所以將我今日所有感受與師兄姊們分享,希望佛法之光輝充滿我們的心中,開啟我們的智慧,增加我們的勇氣與能力,同心協力護持 金剛上師,護持正法!讓更多的眾生都能沐浴在佛法的光輝中!

參加觀音大悲感召加持法會讓我不再失眠

我以前一到晚上睡覺時間 就會感到壓力,擔心睡不著,很辛苦,嚴重的失眠 加上膝蓋疼痛,痛到很難蹲下,若是蹲下就會感到很痛,而且一旦蹲下,就無法自己站起來,要扶著、拉著東西才能站起來,半蹲、走路也是一樣的痛,應該是化療後遺症。自從參加了觀音大悲感召加持法會後,回馬來西亞2周後,我的失眠問題已經消失,且膝蓋也不再疼痛,做大禮拜也沒有問題,好不可思議,佛法真的好偉大呀!

參加高雄分院《觀音大悲感召加持法會》所受加持受用心得

我意識對著頭頂上的力量懺悔,慚愧自己沒有盡到佛弟子的本分,沒有精進修行,沒有在日常生活行持上做到四無量心。每天煩惱的、在乎的、計較的都是自己的生活瑣碎的事,執著、掛礙、煩心、疲累、無奈。愧於自已身為修行者卻沒有真正的在修行,沒有發心接引眾生來聞法音;自已為了生活仍然忙、盲、茫,想分擔護持嘉義妙喜分會卻沒有足夠的能力而失落。想著種種的困境,突然眼淚狂飆。雖然沒有嚎啕大哭卻也淚流不止啜泣著。

參加《觀音大悲感召加持法會》讓我找回身心的愉悅

法會開始恭迎上師時,已有人感受加持,而我則在維那悅眾的引領下,雙手合掌念誦六字大明咒,低著頭靜待,在持誦六字大明咒的音聲中,迎請 金剛上師的隊伍從我面前走過,當我看見 金剛上師鞋子,心中起了震動,眼淚自然掉下來,想起自己剛進佛教正心會時,看見 金剛上師就像見到自己久違的父親一樣,內心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參加觀音大悲感召加持法會的受用分享

從不相信佛法的弟弟,法會結束後回家找經書來看–「密勒日巴大師傳」,這次他看完之後一直掉眼淚!半夜打電話來告訴我,說他心中的迷惑解開很多,然後開始覺得自己多麼的無知以及愚痴,原來佛法這麼偉大!佛菩薩如此慈悲!也了解到為什麼當年爸爸要毅然決然的跟隨 金剛上師學習如來正法!他表示願意看更多佛書,願意支持父親學習佛陀正法!…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公告公告字第20170101號聖考結果公佈

為了幫助佛教修行人士選擇具備有德、有修行、有道、有佛法的善知識,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用了兩年的時間公開對上師級的人實行了考試,從世界各地來參加報名入考的有聞法上師,有傳法上師,其中有尊者、法王、活佛、法師、居士等身份的修行人共一萬一千六百五十七人,正式入考經律論百題書面答卷的有三千二百七十三人,而最終具資格聖考的人只有一千零八十五人。…